010-6437-0032

首页 >> 康语轩动态 >>康语轩新闻 >> 精彩回顾|大数据在认知症专业护理体系中的运用—BPSD瑞典专场讲座
详细内容

精彩回顾|大数据在认知症专业护理体系中的运用—BPSD瑞典专场讲座

2017年726日下午,由康语轩老年公寓、朝阳区孙河乡人民政府及中商联商业养老产业协会联合主办的“2017年度公益系列讲座第五期|大数据在认知症专业护理体系中的运用—BPSD瑞典专场讲座”在康语轩孙河老年公寓成功举办。

blob.png

本次讲座特别邀请到了瑞典BPSD护理公司经理-伊娃•格拉维克(Eva Granvik)女士,为大家介绍认知症精神行为症状BPSD的实践经验。伊娃•格拉维克女士是一名精神病学和认知症领域的专业护士及教育培训专家。在专业护理体系开发方面拥有丰富的教育研究经验,她曾在瑞典马尔默市的Minnesklinnen担任临床护理工作,在认知症专业护理中心工作了15年以上。在斯科讷大学医院(Skanes University Hospital)负责过项目研发,还曾在瑞典国家委员会任职。

让我们一起跟随小编来重温一下本期精彩讲座吧~ 

讲座一开始,伊娃女士结合如何理解认知症以及BPSD给大家做了分享说明:

认知症(又称“痴呆综合征”或“失智症”)是一种越来越普遍的疾病,这种疾病对本人及其亲属和社会造成了多种严重的影响。仅在瑞典,目前就约有15万人被诊断为认知症,认知症患者除了是记忆、定向、语言和思维能力等认知功能的下降外,经常会伴随精神行为症状(BPSD)。这些症状包括通常难以理解和接受的(例如攻击、喊叫、徘徊),以及困扰患者本人的精神症状(例如焦虑、抑郁和幻觉)等。BPSD是患者不得不进入专业护理机构、或者采用药物治疗和多药物疗法的常见原因。

blob.png

blob.png

什么是认知症的精神行为症状呢?试想如果记不住事情,也不知道身处何处,那么自然会产生焦虑,如果自己连扣子都不会扣也肯定会变得抑郁,而且不能做计划只能呆坐在那里一整天。伊娃女士讲患有认知症是一种脑部残疾,由于外界环境对患者提出的要求过高造成患者的焦虑和孤立。认知症患者对声音也存在辨识障碍,不能像正常人一样排除噪音筛选出需要的声音,因此噪音也会引发严重的BPSD。再比如你有阿尔茨海默病、有髋部疼痛,可你却不能表达,当别人为你穿衣时,你可能只会通过拳打脚踢的方式去表达你的疼痛。另外错误的用药也会造成认知症患者更多BPSD的发生,我们的介护工作人员需要在了解这些的基础上去工作。

blob.png

blob.png

伊娃女士还比喻道:正常大脑的速度好比在高速公路上行驶的汽车一样,而认知症患者的神经传递速度是很慢的,根本无法想象高速公路上一样的速度。伊娃女士曾经拜访过一家介护中心,这家介护中心的食谱都会写在白板上。当天的晚饭是米饭和豆腐,介护工作人员询问患者安娜女士晚上吃什么?安娜女士迟疑了48秒后才对着白板说出米饭和豆腐,但护理人员并没有去等待安娜的答复,所以说对待认知症患者不要那么着急。

blob.png

伊娃女士在讲座现场用瑞典语与来场嘉宾互动,“没听懂,一片空白”、“给我物品很高兴,但是语言不通,焦虑和无耐”、“比较慌乱和焦虑,可能老人也会有这种感觉吧。”各种来场嘉宾的反馈,让大家现场体验了一次阿尔茨海默症对我们攻击。认知症患者不仅执行能力下降而且失去对事物的识别能力,同时认证症患者也会丧失语言表达能力。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20052008年间有大量研究证明,抗精神药物可造成认知症患者死亡率上升,所以有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以人为中心的介护理念。认知症的精神行为症状耗费的人力和财力是非常大的,有研究已得出结论认为30%的认知症护理费用发生在BPSD护理上,这是国外得出的结论。怎么做可以缓解BPSD的症状呢?第一步是进行细致的观察,患者是患有何种类型的认知症,出现的是妄想、情感淡泊还是其他症状,通过NPI指数进行测量分析,以一个团队的形式进行干预并进行评估。如果患者的症状、疼痛等得到缓解,NPI指数下降了,就意味着获得了一些效果。

blob.png

由瑞典开发的BPSD注册管理系统(BPSD Register)目的是提高认知症患者的护理质量和制定瑞典认知症患者的国家护理标准。BPSD注册管理系统以NPI量表(NeuroPsychiatric Inventory)中关于BPSD频率和严重程度各项指标为基础数据,同时参考药物治疗情况,具有明确的逻辑结构,为有可能导致BPSD的原因提供清单,并提供减少BPSD发生的循证护理计划建议方案(Evidence-based Care Plan Proposal)以及对干预措施的评估。系统将生成每位患者的个人护理计划(Individual Care Plan),并提供对护理人员的支持。自201011月系统开始正式运行以来,在瑞典260个城市当中已经有259个城市使用,已覆盖瑞典99%以上的专业护理机构。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伊娃女士还列举了案例,一位女性患者67岁,住在护理中心,患有阿尔茨海默症,有妄想行为和幻觉、并伴有攻击性和焦虑性行为、有睡眠障碍,一整天都在处于焦躁状态并四处走动随处抓东西乱扔,同时嘴里还伴有咒骂。介护工作人员当中有人为她进行亲肤护理、有人陪伴她走路徘徊、有人实施音乐疗法,但没有一项措施起到效果。工作人员分析不出问题到底在哪里?后来从她丈夫处得知:她根本不喜欢散步、也不喜欢音乐、更不喜欢被别人触摸。她在家喜欢呆在厨房,她患认知症已经很久了,那我们能做什么呢?最终我们给她一块擦桌子的抹布,于是她每天干的事情就是站在桌子前不停擦桌子。你们觉得这是生活质量的改善吗?然而一个月后的NPI指数降低了,她终于得到了以自己为中心的照料,她的认知症状已经到了晚期,能够驾驭的事情是擦桌子,可以看出抑郁的症状还是存在的,但是最重要的是看每一位患者她们的需求是什么。

blob.png

在瑞典我们需求对每一个护理中心的工作进行改善,有一家护理中心的患者沉默不语,她们的生活质量并不是很高,在每一个患者得到适合自己的护理后,情感淡漠的情况也得到了很好的改善。另外,团队协作变得更强,同时护理工作人员也越来越热爱工作了。

blob.png

另一家居住着48位患者的一家机构,通过减少药物治疗,尝试以人为中心的介护,从23位服用抗抑郁药患者开始尝试,一年后只剩下8名患者需要服药。同时患者的跌倒事件也从201次减少到了69次,因为药物会降低患者血压,血压低就更容易造成患者摔倒,这样其实也节省了人力成本。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想知道在中国一次骨折需要花费多少钱吗?在瑞典需要大概20万克朗大概16万人民币,瑞典是福利社会不需要患者自己去支付,但是减少这样事情的发生一定能够节省预算开支。如图NPI指数比较高的患者平均值是65,下降到了48,再次到42,这个数据是基于1581名患者的事例得出的。这跟患者性别有关系吗?开始以为会有区别,但是其实无论男性还是女性都得到了改善。伊娃女士用数据说明了BPSD注册管理系统的实际效果,使用该系统的养老机构的统计数据显示,BPSD注册管理系统有助于:降低BPSD发生的频率和严重程度;减少BPSD患者的药物使用;让专业人员以循证的方式工作,并评估他们的护理干预措施;让护理团队拥有相同的工作目标,为患者提供坚实的支持和令人安心的保证。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伊娃女士讲到在瑞典有26000名(护士和助理护士)接受了培训,还有物理治疗师和作业治疗师,培训当中会进行认知症基础课程学习,也会学习NPI的使用及上机操作,除了系统和知识的教育,还更加注重实施。在瑞典会已经对所有使用该套系统的人员建立了信息网络,全国人员都可以参会并进行交流,也会提供定期培训。在2016年秋季进行的调查,共收到3471份回复,她们都回复自己的工作条件得到了改善。工作上得到了哪些改善呢?所有人都有一个清晰的目标,因为每个人都会对自己的工作有一个量化的测评,也会减轻压力。基本上所有人都愿意推荐给别人。我们的官方调查结果也显示,确实能够降低认知精神行为症状,在瑞典和在日本东京的效果是一样好的,所以我认为在中国也一定是有效果的。

 

在圆桌论坛环节,日本舞浜俱乐部总经理Gustav Strandell先生作为特邀嘉宾进行了精彩的分享:

blob.png 

️GustavStrandell先生通过介绍新加坡以及日本的设施,阐释并解答了老年公寓收费贵与便宜的问题。他提到卓越的护理并不是最贵的,最贵的是那些没有人想要的服务。在他的日本的设施里去年有11位老人去世,其中10位是从设施去世,只有一位是从医院去世的,设施内老人的平均年龄是87岁。

在问答环节,Gustav Strandell先生还结合自己走访世界7个国家350家护理机构的经历介绍对中国的护理环境方面的感受:中国人口多,正如很多年前去日本的时候,当时也有很多人讲不需要住单间,也许20年前一个老人单独住一个单间会觉得孤独,但是现在已经不是那样了。古斯塔夫先生相信在场的每一个人都需要有一个自己的房间,有自己的天地发生自己的生活。有些房间确是为夫妻设计的,但是她们之间是彼此熟识的。一个人正常的生活需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当然大家都会有社交生活需求,但这些可以在餐厅、在客厅、在庭院进行,我们一定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环境。大家都这样想,相信不久将来一定会为我们的老人创造一个这样的环境。

日本和瑞典在养老方面发展的时间相对较长,很多东西如人格尊严、隐私、多人间改为单人间等方面都是相同的,但在临终关怀方面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瑞典以前也会有各种医院抢救措施,但现在瑞典已经接受自然死亡,可是在日本很多老人还是会在医院接受各种延命措施。舞浜俱乐部导入了瑞典理念,大概有70%接受了自然死亡,但这在日本还不是常态和主流,在社会上还处于探讨阶段。

空间环境对认知症患者帮助更大,这些研究的起源在瑞典,项目有很详细的检查清单,空间环境尽可能简单,不要使用过多的色彩或纹样,大家都会按照清单去确认是否完成。Gustav Strandell先生也提到康语轩的整个建筑都是由日本方面的建筑师一手设计,也给过金博士项目清单,其中有1000项检查项目,除此以外还有运营方面清单等3000多项,而且还在不断完善当中。Gustav Strandell先生认为大家都面临同样的挑战,鼓励大家要勇于切磋和交流。

伊娃女士讲述在瑞典护理人员接受的教育就是以患者为中心的,她自己一直以来也是这样工作的,但感觉看不到成效和效果。如何实现工作的量化考核,怎么看我们的护理工作做的怎么样?因此伊娃女士开始作为护理工作的规划师工作,学会使用数据量化工作成就,在教授的建议下开始了这样一个BPSD管理系统,并推荐大家使用这个管理系统。我们的护理工作是卓越的,为什么我们的工作做的好呢?因为我们的心理能够感受到的,但是光自己感觉做的好是远远不够的。最开始没有数据做支撑,但总有一些走在前列的介护中心,愿意开始尝试,这样我们就拿到了数据,也开始向其他的人进行阐释。前后花了大概两年的时间,开始也有不安,但在收集到数据后开始有自信并在瑞典的国家健康局拿到认可,在中国是刚刚开始第一次,但是我们有了来自瑞典、丹麦、日本的数据库,所以相信不会像瑞典刚刚开始那样困难。

护理成本问题,伊娃女士举例她以前工作的内容是护理27位认知症患者,还一直有4个护士和助理护士帮助她。因为帮助她的人都受过良好教育,所以工作起来比较轻松。当然也会有灾难一样的现场,所以基本上在看到值班表的时候就会知道晚上是什么情况了,所以说只要介护人员接受过足够恰当的教育,能够出色工作就不需要人海战术。

伊娃女士还讲到去年6月去了日本,在东京市政府的支持下,目前有400位注册患者,数据已经录入系统。该系统NPI指数一共有12项目,系统录入在开始不够熟练情况下大概需要3045分钟,在团队熟练后仅需要35分钟即可完成一个患者的注册。目前BPSD系统在瑞典是不收费,属于政府付费的形式,但在其他国家则需要花钱购买系统。最后伊娃女士希望每个人在认知症的相关工作当中能够顺利。

康语轩孙河老年公寓院长金恩京博士结合自己回国创业并走上养老事业之路的人生经历,让我们一同诠释并重新定义了衰老、疾病和死亡,更进一步加强了对「人人都享有有人格尊严的生活」的理解。金恩京博士也讲述了康语轩正式开业两个月以来,入住的老人包罗了各种不同症状的认知症老人,其中有几名是老人是在其他养老机构不接收或者要送精神病院的老人,康语轩从一开始便导入以人为中心的介护理念,这些老人的症状都得到了缓和,也减少了BPSD,同样也减少了其他老人、介护人员、管理人员的工作压力,进一步节省了成本。

最后,金恩京博士希望通过康语轩首次把BPSD导入到中国,能够把更多的知识和经验嫁接到里面,尽可能不发生或少发生BPSD,给大家带来福音!

 

*以上图片全部摘自伊娃・格拉维克女士PPT,版权归康语轩所有。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作机

扫描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随时咨询我们

010-6437-0032

13811333471(同微信)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10-6437-0032
- 客服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技术支持: 北京千真市场营销策划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