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康语轩动态 >>康语轩新闻 >> 精彩回顾|日本养老建筑的变革
详细内容

精彩回顾|日本养老建筑的变革

一方面老龄化率的增长与介护人员严重不足,另一方面老人追求自由与融入社会的欲望愈发强烈,养老建筑与规划将如何应对社会发生的转变?

 

当我们正着眼于学习日本现有养老建筑,逐步引进从多人间居住到单人间居住、实行单元式介护的理念时,日本已经意识到现有的养老建筑很难满足未来老年社会的需求,正悄悄进行着养老建筑的又一次变革,提出“融入社会、开放的共同体”的观念。

    

康语轩希望能够将日本养老建筑现有问题与未来发展趋势分享给大家,共同思考今后中国的养老建筑将如何发展。

 

为此,2018826日下午,康语轩请来从事养老专业设计40余年的建筑专家惣道和昭,与大家一起探讨“老年住宅的未来模式——2025年问题带来的思考”。

 image.png 

image.png 

 


 

养老建筑的第一次变革:从养老机构到养老住宅


 

七八十年代的日本曾经认为设置多人间对养老机构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特别是在照料认知症患者时,当时普遍认为没有有效的介护手段,大多养老机构都是使用药物让老人躺在床上,用各种方式束缚他们。发生大喊大叫、游走徘徊等精神行为症状的认知症患者大多被送进精神病医院进行治疗。

 

1990年代,当时担任朝日新闻记者的大熊由纪子*前往瑞典考察,著成“没有卧床老人的国家”一书,向日本介绍北欧老年人介护的实际情况。同期,从瑞典皇家理工学院留学归来的外山义*也在介绍瑞典老年人居住环境、介护情况的基础上提出“从多人间(集体介护)向单元式介护(个性化介护)转变”的建议。学者,媒体和民间的共同努力推动了单人间与单元式护理模式的变革,最终2001年,厚生劳动省规定新设立的特别养护养老院(相当于中国的公立养老机构)都应当实行单元式介护(个性化介护)。

 

注:

大熊由纪子*朝日新闻记者,国际医疗福祉大学大学院教授,长期关注医疗、福祉、科学领域。

外山义*  京都大学大学院建筑学教授,长期关注老年人介护和居住环境相关领域,推进日本单元式介护和group home(认知症共同生活之家)的制度化。


image.png 

多人间卧室

 

image.png

image.png 

单元式介护

 


 

日本第一次变革的目标:单人间与单元式介护

 

老年住宅将分为4个部分,分别是“全私人空间”、“半私人空间”、“半公共空间”、“全公共空间”。


image.png

 

如图,70户住宅分为两个部分,以中间的公共面积作为连接。将个人居室作为“全私人”空间,日常生活的场所作为“半私人”空间。连接的公共面积作为“半公共空间”和外部积极融合的1层的作为“全公共空间”,整个建筑从私人到公共空间逐步连接过度。

 image.png 

 



日本正在发生的第二次变革:从DOCAN


虽然单元式介护很好的保证了老人的个人隐私及其生活的独立性,但随着人们越来越追求“自由”、“自我意愿”的实现,被动地接受服务已经不适合今后老年人的生活方式。今后的老年人将会更倾向于“可选择的、主动行动式服务”。

 

例如在餐饮方面,在今后的养老设施中,餐厅将不再是大型的食堂,而是散落在机构各处、各种风格、富有个性的小型餐厅。

 

通过开设marché(社区市场),让老人可以自由选择未加工、半加工的食材,随后在“Cooking labo”(厨房实验室)中与其他入住者一起做饭,与大家一起分享自己选择食材、烹饪、用餐、请人用餐的喜悦。

 

烤面包的香味、米饭的饭香、咖啡的香气、茶的清香,不仅可以充分调动入住者的味觉、嗅觉、视觉,还可以享受享用美食的愉悦,并通过看到为自己做饭的人、与一起做饭的人交流,增进彼此之间的感情。

 

今后的养老设施只提供食材和最低限度的加工,餐饮不再是被动的“集体供餐”,而是让餐饮回归成为生活的中心。


 image.png

Marché

 

image.png

Cooking labo

  



在AI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活用AI技术可以帮助我们维持更好的生活


 

即使对于健康男性来说,抱着人进行移动也是一项重度劳动。为了贯彻“无抱起方针”,让介护者可以回 归到本来的位置,介护的机械化必不可少。

 

日本Cyberdyne公司专门设计了可穿戴设备,这些设备能增强老人的四肢力量,帮助他们行走和抬举东西,同时还有供护理人员使用的穿戴设备,以减轻介护工作对腰部的损伤。

 

瑞典一直是世界上公认的最具创新力的国家之一,通过产学研政运的长期高效合作,保证了其在创新领域的竞争力。Giraff Technologies公司开发的Giraff在居家服务和介护服务中完成了护理人员、老人与家属的联动。

 

使用Giraff,护理人员可以上网查看老人在家的情况,就像去了老人家里。护理人员拿着鼠标,可以自由地看到家里各个地方的情况,通过视频连线,与老人沟通交流。同时老人不需要做什么,只要休息、享受与大家交流的时光。

 

但需要注意的是,AI技术应当作为服务机构的延伸,作为劳动力的辅助和补充而不是替代,始终不能忘记人与人之间连接的重要性。

瑞典机器人谷详情,点击这里

 

image.png

Giraff

 

image.png

介护员穿戴设备

 


 

养老建筑的基本思考方式


1. 从减少成本的角度规划

   通过采用规范的工业产品以及尽量减少浪费的材质,废弃物、建筑建设成本以及建设时二氧化碳的排放。

2. 适合老年人身体情况的空间

  注重腰部以下的设计。建筑设计需以老年人的身体为基础,室内空间设计、设施设备的开关、家具等都要让老年人可以方便的使用。

3. 使用对自然资源的材料

使用太阳能、风能、地热资源,利用树木的降温与隔热、管道的温度进行室温调节,都可以在节省能源、追求可持续化设计的同时,让人感受到四季的变化。

4. 通过节省能源延长建筑寿命

使用外保温工法,在保护建筑物的同时,有效使用风力、地热、太阳能等自然能源,不依赖高价机器,创造令人舒适的环境。

5. 考虑周边的环境

设计时注意不破坏周边环境,与周边环境相适应。

6. 积极使用IT技术

随着IT技术迅猛发展,积极采用高新科技,提高护理质量

 



案例分享


鞆之浦「樱花屋」

这是一家由270年前的制醋作坊改造的日间照料中心和group home(认知症共同生活之家),与当地社区紧密相连,住得最远的居民走到这里不超过十分钟。

 

日本实行0束缚”的介护理念,不仅禁止身体、精神上的束缚,也禁止将老人强制留在机构内不让其自由出行的社会性束缚。那如果认知症老人出现徘徊的症状,出了门找不到回来的路要怎么办呢?「樱花屋」与社区的紧密连结使得周边居民熟识住在这里的老人,因此即使认知症老人出现徘徊的症状,周边的居民也都认识他们,可以把他们请进家里喝茶聊天,再打电话给机构,告诉机构老人现在的位置。

 

机构里最受欢迎的浴室是用天保年间(300年前)的酿醋缸制成的浴池,不同于介护浴缸的无障碍设计,老人必须抬腿才能迈入浴池,这种“不方便”反而起到康复训练的效果。台阶在日常生活中是正常存在的,如果机构过度追求“无障碍”,将过去生活中老人已经习惯的事物改变,反而会加剧老人转换居住场所时的不安。


    image.png

「樱花屋」及其中由300年前酿醋缸制成的浴池

 



中国的养老建筑与养老方式只能由中国人创造

中国作为多民族国家,在文化、习惯、历史、社会体制等方面与其他国家存在很大的差异,任何一个国家的模式都不能成为中国老年介护的核心。

 

日本在介护保险出台前,在1990-2000年间共派出10万人前往瑞典学习。同样,中国也需要通过学习借鉴瑞典、日本等养老领域先进国家经验,理解老年人未来的身体、心理、精神变化趋势,特别是在认知症的病发率随着年龄增长跨越式加大的未来,理解认知症、学习认知症解决方案,自己思考、学习、实践,才能创造出适合中国人的养老建筑与养老方式。

 

在目前日本正在经历养老建筑的第二期变革时,中国是否有直接跨入第二期变革机会?至少了解了世界老年建筑发展潮流,是否能在养老建筑的规划设计过程中为第二次变革留有空间?我们可以做好准备,待时机成熟时可以更快、花费更少成本的与世界接轨,占领先机。

 


作机

扫描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随时咨询我们

400-900-6199

010-6437-0032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10-6437-0032
- 客服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技术支持: 北京千真市场营销策划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