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6437-0032

首页 >> 康语轩动态 >>认知症专栏 >> 认知症专栏丨如何应对认知症(老年痴呆)长者的意识错乱?
详细内容

认知症专栏丨如何应对认知症(老年痴呆)长者的意识错乱?

大家好!我是以琳甘露,一位养老服务人员。


日常生活中,我们经常会向他人介绍我们自己。或者被对方询问我们是谁。或者被他人介绍谈论等。但当您发现有一天您不再是您,您被当成了另一个可能是您不认识的人,您会怎么样呢?即便您跟对方解释介绍了很多次,下一次见到您,您还不是您自己,您又会怎么样呢?


如果没有认识他们,我会不开心,也会生气,甚至我不想再搭理这个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标签“认知症”。很多时候认知症被老年痴呆替代,在很多人的印象里,他们的形象是“傻”和“呆”,其实他们不傻,而是记不住前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在工作中,我叫以琳甘露,我还叫辉妹、茵茵、明淑,我是介护人员,我还是秘书、孙女、小闺女等等。

image.png

“是孙女”——这是复生爷爷。复生爷爷听力不好,排斥亲密接触,也会因为周围嘈杂的声音,而生气会骂人也会打人,经常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因为爷爷听力不好,反应慢,所以服侍爷爷时需要更多的耐心,也需要等待。那次要带爷爷如厕,需要引导爷爷从椅子上站起来,叫了很多次,爷爷还是没有反应,于是我双手放在爷爷膝盖上,并与爷爷直视。这次他反应很快,把我的双手拍开,骂我混蛋,还告诉我要自重。被爷爷这么一说,我也一下子脸红了。


天性使然,午饭过后我告诉爷爷,“爷爷,刚才有人骂我混蛋”“谁呀?我揍他我。”“就是您!我刚才把手放在您膝盖上,您就说我混蛋”他安静了一会儿,我说“爷爷,您安慰安慰我,我就好了”,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没事,没事了,不生气,不生气!”“那您亲亲我,我就不生气了。”“亲你呀?”边说边摆手。“那爷爷亲孙女有什么不可以?小时候您就亲过我”把脸伸过去。“呗儿!”他笑了。这是我印象中他第一次跟人亲密接触。


突然有一天,我下班回家,跟他道别时,他说“路上注意安全啊?”,说完他会心一笑,这如家人般的关怀,像一片羽毛轻轻的落在我的心里。那之后,他进入了爷爷的角色,我也自然进入孙女的角色。我每天一如既往的上班,而他多了一件事,就是看着他的“孙女”,不让人欺负了,还要随时教育她。


image.png


我要是给其他老人吃药,老人不愿意吃,他会拍桌子,我看他时,他就瞪眼睛跟我摆手,让我知道不能那样。诸如此类的事情经常发生。记得有一次,我在陪他吃饭,刚从椅子上起来,其他部门的同事坐在椅子想陪陪他,还没说上话我就回来了,拿着给他的药,爷爷把筷子放下,说“你起来。”同事很是顺服就起来了,他指了指椅子示意我坐下,待我坐下他又继续吃饭。


之后陆陆续续,他可以和更多的人接触,交际圈从老伴拓展到更多的工作人员。只要是蹲在他面前看着他,他都会像逗小孩一样逗我们开心。也会在我们生日的时候,陪我们一起吹蜡烛送祝福。


“是外甥女”——这是金舅舅。他除了偶尔打麻将,对其他事情都不感兴趣,很难配合转移位置,也因为疾病,总觉得应该谈恋爱。偶尔也有攻击行为。但他对家人特别好,尤其是儿孙辈。


因为他觉得自己应该谈恋爱,我经常会在他还没开口之前,问他要不要再给我找一个新奶奶(那时候他还没认下我这个外甥女),这样他不会跟我说要和我处对象。有时候他会跟我说他的择偶条件,有一次他告诉我,他老了还找什么新奶奶,但不管什么时候他总会说自己的妻子很贤惠。


那是一个晚上,因为离开了他所在的楼层,在下班后到楼层看望他们,跟一位把我当秘书的张姓老人聊天,谈话内容是我妈妈姓张,突然他很生气的骂我说“你他妈的你妈妈姓张!你妈妈不是姓金吗?”“我妈妈姓金,那我妈妈叫什么名字?跟您什么关系?”“你妈妈叫金XX,那是我妹妹”“哦~,那您是我舅舅,您终于记起来了!”我表现的很开心。


之后被其他老人拉着聊天。他突然说“明淑,你过来!”我还在跟其他老人聊天,他又喊“明淑~明淑!明淑,喊你没听见啊”不耐烦的表情。因为离得比较远,被其他同事询问他在叫谁,他指了指我。同事引导他再叫一声我就能听见了。他又喊“明淑,明淑!”我看过去,他说“你他妈的,喊你没听见呢?”“哎!哎!听见了,好久没人这么叫我了,猛地一下我没回过神,对不起!对不起!您是长辈,是舅舅,原谅我这一次。”边说边走过去蹲在他面前,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没事!没事!”他笑笑,这是他少有的表情。



后每次去他的楼层看望他,他都记得我妈妈是他妹妹,他是我舅舅。偶尔跟我说不认识,但还是会在我表现出不高兴的时候叫我明淑,还告诉我说怎么会不认识你,跟你开玩笑的。被他开玩笑,我说他是臭舅舅,他笑着说我是臭明淑。我还回去的是拍他一下,他就还拍我一下,我锤他一下,他就回锤我一下。你来我往,我们两个人玩的不亦乐乎,那一刻他很开心,我也很高兴。


有一次到了睡觉的时候,他不站起回房间,还有其他老人要看护,怕他自己站起来摔了,也担心其他老人摔了,同事很着急也很无奈。我刚好赶到,跟他说“舅舅,走回家,看看哥哥给您买的新衣服”他很配合就和我一起回去了。等到回到家他已经忘记了衣服的事,看到床就要睡觉。这就是认知症老人,只要换一个环境,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全然忘记。



我称这种错认叫心灵补位。就像“爷爷”和“舅舅”,爷爷在没有认知症的时候,跟孙女们关系特别好,得了认知症后,被他从小带到大的孙女他不认识了,我目睹他的孙女抱着他默默流泪,因为没有办法接受带着自己做风筝、骑车、做饭,教自己写字,宠着自己,把她们当成晚年生活全部的爷爷,有一天看她就像看陌生人一样。而对爷爷这也是一种残忍,如果他知道是因为自己记不起那个最小的孙女,让她流泪,他一定很自责。


认知症的典型特征就是记忆的缺失,他们印象中的儿孙辈都还是孩子,这就是为什么爷爷见了亲孙女不认识,却认识我这个孙女。目前我所见到的老人中,往往被错认的人,都是在他们生命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当这个人出现的时候,他们会感到更安心或骄傲或幸福等等。可是当这个真正的人出现,他们却不认识了。


因为随着病情的加重,他们记忆里的内容越来越少,在他们不愿参加活动,也不愿说话的时间里,他们很多时候是在追忆刚才记着的那个词语,或记忆里还能串起来的记忆。而他们记忆里的内容又很难跟现实情况吻合,这无疑是在增加他们的负面情绪。但如果我们在被错认后,不去纠正他们,还能顺势扮演好这个角色,会很大程度减轻我们的工作负担,还会让老人生活的更幸福。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作机

扫描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随时咨询我们

010-6437-0032

13811333471(同微信)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10-6437-0032
- 客服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技术支持: 北京千真市场营销策划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