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6437-0032

首页 >> 康语轩动态 >>康语轩孙河老年公寓的由来 >> 连载·第1回丨北京·康语轩老年公寓诞生记
详细内容

连载·第1回丨北京·康语轩老年公寓诞生记

译者序

惣道先生今年72岁,高高的个子,灰白的头发,像一位优雅的老绅士,总是面带和蔼的微笑。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建筑设计师,惣道先生在日本有着辉煌的业绩,康语轩是他第一个在中国落地的作品。

康语轩将分六期连载曾在日本《Senior Business Market》杂志上发表的《北京•康语轩老年公寓诞生记》。让我们跟着这位日本的设计师,共同回顾康语轩从萌芽到诞生的8年历程。其中的辛酸和艰难,执着和坚守,友谊和信念,也许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能明白,希望读者能够从中获得思考的契机,希望康语轩的团队能够理解康语轩是谁,从哪里来,又将去向何方。

关于连载的事和作者联系时,惣道老师对我说了一段话,一位72岁的资深专业人士,仍然具有清醒的自我反省能力,也许这才是我们最应该学习的地方。

“现在想起来,总觉得和日本相比,对中国的建筑工程的一些做法有诸多不满。由于这是我的第一个中国项目,所以不免带有日本=正,中国=负的感情。对这一点我需要反省。”

康语轩教育培训部

鲍迪娜 赵思佳

2019年7月9日


image.png



第1回 项目开端 

2016年12月20日,在北京市朝阳区孙河乡,一家老年公寓诞生了。

机构虽然规模不大,只有63户,但是在中国老年人福利领域进行了许多划时代的尝试,包括全单间的设计、单元式介护的实践、认知症共同生活之家(Group Home)的附设等。

这个导入了日本的介护理念和技术、为中国的年轻人提供学习实践机会的项目,开端可以追溯到9年前。

与金恩京女士的相识

2009年4月,在东京惠比寿中餐厅,一位老朋友廉隅先生请我吃了顿晚饭。当时和日本医科大学的川并教授一起来的,有位身材娇小的女性。这就是横跨8年的中国老年介护事业的开端。

她就是在川并老师的指导下从事研究工作的金恩京女士,在日本医科大学获得了医学博士学位,在美国哈佛大学留过学,是一名内科医生。

她对我说起,由于参加了川并老师在川崎市主持的“认知症社区支援网络”项目,产生了想在中国(特别是在家乡东北地区)开展老年介护事业的想法。我知道了她是在介护亲人的过程中亲眼看到了中国的现况,认为如果不做任何改善,中国的老年人无法获得安心的生活。

之后,在我位于东京神田神保町的事务所里,下班之后,我们4人会定期聚集在一起,讨论今后事业的拓展方向和方法。从傍晚开始的会议(有时也会喝点酒),一直开到乘末班电车回家也是很平常的事。

我曾去中国东北地区出差,参观养老机构,与某市的政府官员见面,也进行了土地调查。他们谋求的主要是日本的投资和自己主导的事业,但离独立制定制度和完善体制相距尚远。

另外,参观的示范机构都是多床房间,认知症患者被送到精神病房里住院,只能居住在窗户上有护栏、有多道上锁的门、没有窗帘、只有一张床的房间里。亲眼看到中国的这些现状,我强烈感受到与我们概念中的老年介护存在差异。

image.png

东北某市养老院的认知症病房外观

image.png

认知症病房内部

image.png

养老院的老人房间

image.png

养老院的客厅

同时,本想在日本获得投资,但是当时正值泡沫经济崩溃,日本有很多企业正在从中国撤出,所以没能实现。我接触过的很多日本企业都只会说“在中国做生意风险高,他们不可靠”这样消极的话。关于建筑,我去日本某大型建筑公司征求建议时,他们断言“我们绝不与哪怕只有1%的当地资本的合资公司签约”,并且通过比较两国的建筑技术规格书,向我详细说明了保证建筑质量的困难性。

这种情况在工程开始之后我就明白了。

充实的空白时间

2010年3月,从日本医科大学离职的金博士,被介绍到北海道日高的通所介护(译者注:日间照料)机构负责事业重建,由于顺利实现了扭亏为盈,又被该机构的老板带到北京参与涉外酒店项目的事业重建,为了完善经营管理,进行了包括完善经营管理、改善员工待遇等踏实细致的工作。

在实现从内科医生到企业经营者的180度转变的时期,一位既理解现场又有过硬经营手腕的医师,作为介护行业的重要的角色诞生了。为了成就这些,需要花时间在不同领域积累经验。另外,金博士在北京认识的中国年轻人们,成为了未来项目的宝贵财产。

在酒店重建事业告一段落的2012年10月,金博士成立了北京康语轩老年公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正式开始创业。

金博士了解日本的老年介护现状,认为中国的老年介护、特别是伴随长寿化的认知症介护、临终关怀是不可或缺的。她向政府官员、投资人、人才机构、北京大学等教育机构进行了游说,但是没有人愿意给成立不久尚无业绩的小公司投资,就这样3年的时间过去了。

在此期间,酒店、写字楼改建为主的各种项目被介绍过来,每次金博士都会制定计划方案,与经营者进行协商,但是都没有好的项目能够落地。

不过从这个时候开始,养老作为中国的国家政策越来越被重视,希望找到优质运营方的政府官员开始寻找示范项目,从他们关注的事情开始,情况发生了变化。

2015年,已成立3年的康语轩被北京市朝阳区孙河乡政府选为新项目的运营方,这与乡领导对未来趋势的预见性、以及随着金博士的不断努力和相互了解的加深而建立起的相互信任关系是密不可分的。

image.png

项目位置 卫星地图

image.png

项目地点

项目启动

项目采取由孙河乡政府承担建设费用(房屋+设备)、康语轩支付房租的房屋租赁方式。最初提出的是所谓的口琴式的平面方案,有300名以上的入住者。运营团队认为“这种模式不能实现我们的介护目标,希望能改变计划”,“希望把规模缩小为单元模式,实现高品质的介护服务”并对此进行了耐心说明,获得了服乡政府的认可。项目总占地面积7000㎡,是一个包含幼儿园和养老院的复合型设施,其中一半的面积3500㎡我们可以自由地进行设计了。

在进行基本设计时,为了让行政负责人理解什么是单元介护,什么是认知症共同生活之家等汉语中没有的制度,经历了很多困难。“这是生活的场所”,金博士及其团队基于软件(理念)对硬件(建筑)耐心地进行说明,寻求行政负责人对新建筑形式的理解。

从此开始,廉隅先生负责协调日本舞滨俱乐部提供运营建议、工作人员的教育等软件方面的支持,建筑的基本构想由我负责,项目正式开始启动。

这时还没有获得投资。被金博士的热情和气魄感动,日本方面作为半志愿者积极参与,撑起了中国第一个单元式介护和认知症共同生活之家的项目。不是没有不安,有很多朋友向我询问在中国工作的风险,但我有一种认为政府的项目不会做不成的乐天想法,并且把向前推进作为最优先事项。在商业上我认为当时是风险比较高的做法。 

现场调查得知没有基础设施

2015年3月我进行了现场调查。项目的位置与村子相邻,北侧被建成了森林公园。第一印象是觉得作为养老院的环境还不错。

image.png

相邻的公园两侧

image.png

项目北侧的道路

但是,一个基础设施都没有。不仅是电、自来水、煤气,也没有市政下水道。在北京市内怎样在没有任何能源和基础设施的地方建造新建筑,建完后能正常使用吗?面对满腔不安的我,金博士说了句“刚开始都这样”,这是关于建筑现状的最初的文化冲击。

这种打击和反差在那之后还会继续让我吃惊。

作者简介

image.png

惣道和昭

惣道建筑设计事务所CEO

  ・原日本久米设计设计部部长

  ・新日本建築家協会会員

  ・从事养老专业设计40余年

  ・高龄者设施企划・设计专家

  ・设计的老年公寓在日本排行榜中名列前茅

  ・主要作品包括悠悠之乡-汤河原、-佐仓、御宿-Laviedor 、舞浜俱乐部,和赞比亚国家医院等

  ・参与策划日本地标性建筑晴海大型商业施设、惠比寿花园广场等著名建筑的设计




敬请期待 

第1回 项目开端

第2回 设计作业:协同工作的困难性

第3回 主体工程:不同建筑施工文化的困惑

第4回 内装工程开始了

第5回 内装工程:打造居住场所

第6回 工程竣工:中国老年介护的未来


image.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作机

扫描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随时咨询我们

010-6437-0032

18301279873(同微信)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10-6437-0032
- 客服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技术支持: 北京千真市场营销策划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